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旧版查询 高级搜索
关注:
当前位置: 新闻 -> 新闻头条

“硬仗用我,用我必胜”

——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四位干警的战“疫”故事

  发布时间:2020-05-11 11:30:15



金中路正核对出入人员健康通行码。高继光 摄


冉旭对帮扶贫困户进行入户走访。羡 拓 摄


吴萌萌为年迈老人搬送快递。张双凤 摄


余志刚正通过网络进行开庭。付 龙 摄

在疫情防控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干警们以“硬仗用我,用我必胜”的勇气和自信,每天奔波在抗疫防控一线,在街道、在社区筑起一道道防控疫情的“防火墙”。同时,他们狠抓审判工作,抗疫和审判两不误,描绘出努力践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美丽画卷。

今天,我们走近该院四位干警——金中路、吴萌萌、冉旭、余志刚,聆听他们的战“疫”故事。

金中路:守护社区做到死看死守

沧州中院政治部组织人事处副处长金中路是个“90后”,在疫情防控中他担任该院疫情防控青年志愿服务队队长、临时党支部副书记。

青年志愿服务队的60名队员负责9个居民小区的联防联控工作。这些小区都是多年的老旧小区,没有物业管理,9个小区的疫情防控工作全落在了60名青年志愿服务队队员身上。金中路要求大家必须尽职尽责,做到死看死守,确保小区居民的生命健康安全。要求别人做到的,他自己首先做到。

3月10日,一个男青年及其朋友开车闯入某局宿舍小区,在此值岗的金中路冲进小区,强制其退出小区接受检查。金中路对车上人员说:“疫情期间你们闯卡,性质很恶劣,请你们把出入证拿出来。”副驾驶座位上的男青年说:“我们怎么知道进小区还得检查,我就是这个小区的,没有出入证。”金中路问:“你们是没办证还是没带证?”男青年回答:“我证放在我自己车上,车在肃宁。”金中路追问:“你们是从县里来的?按要求需到社区进行登记,没有出入证,把你们的身份证拿出来看一下。”男青年冲下汽车大声喊道:“还要看我身份证,你有证件吗!”他还对驾驶员喊道:“把车横过来,把小区堵了,谁也别想进。”尽管男青年态度蛮横,金中路仍对其耐心规劝:“现在是疫情期间,按照市里统一要求,小区进行封闭管理。按要求,外地归来人员必须到社区登记。”这时,男青年的母亲赶过来对金中路大声喊道:“凭什么管我儿子,谁说我们从外地回来,我们还从武汉来的呢,你信啊?”她扯掉金中路的口罩,拿出手机对金中路和其他值岗人员进行拍摄,还喊道:“我非得拍拍你长得什么样,我要告你。”鉴于这种情况,金中路让同事报了警,自己去通知社区工作人员。有的居民对母子俩进行批评,母子俩却说居民多管闲事。社区工作人员及民警赶到后,社区工作人员向母子二人重申登记要求,但母子二人依然大吵大闹。于是,母子二人被“请”到派出所。经说服教育,母子二人承认了错误,并按要求登了记。在后来的几天里,一些社区居民来到执勤岗,表示对管控工作的支持和理解。金中路更加坚定了为社区群众守好门、站好岗的决心。

按照沧州市委市政府的要求,疫情期间小区居民进入小区时必须出示出入证,防止外来人员进入小区。金中路要求执勤人员必须严格执行这一规定。

一次,一位居民要进小区,金中路让其出示出入证,这位居民说:“我今天有点着急的事,出门时匆忙,忘记带证了,出入证就在家中。”金中路说:“市里和社区都有规定,进入小区要凭证,我不能这样放你进去。要不,我陪你到家里,看一下出入证。”那位居民说:“我家住6楼,没电梯,你还得爬上去,我肯定不是外地回来的。”金中路还是坚持陪同那位居民一起回家。金中路和那位居民爬上了6楼,金中路在门口等候,可是那位居民在家中翻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出入证。“我想起来,出入证可能在我妻子那里。”“你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居民给妻子打通了电话,出入证果然在他妻子手里。按照金中路的要求,他妻子拍了丈夫出入证的照片后用微信将照片发了过来。金中路核对了身份证和出入证,确认两证确系一人,这才下了楼。临走时那位居民对金中路说:“我们小区外来户挺多,就是应该严一些。”金中路笑了。

9个小区居住的居民较多,尽管在疫情高峰期,每天出入小区的居民依然不少。执勤人员不怕麻烦,严格执行“见证放人”的规定。但是,一旦遇到特殊情况他们也会“灵活”对待。

一天, 一位78岁的老人来到小区门口以“央求”的口气对金中路说:“我不在这里住,但我儿子在这里住,我在楼下种了些葱,我怕葱烂了,我大老远的骑车子来,你就让我进去吧。”金中路看着这位老人,也动了心:这么大年纪了还骑着自行车往这里跑,太不容易了,不能让老人白跑一趟。最后他选择了一个既不让老人白跑又要保障小区安全的办法:自己陪老人进入小区。金中路陪老人一同进入小区后,帮助老人清理菜棚的积水、填平院里的土坑,又把大葱拔了,直到把老人送出小区,老人感激不尽。

吴萌萌:热心为社区群众服务

吴萌萌是沧州中院机关党委的工作人员,还是该院机关团委书记。疫情期间,沧州中院与沧州市检察院等单位共同制作了“共同战‘疫’,木兰花开”网络普法系列节目,做到疫情期间普法工作不掉线。作为主创人的吴萌萌从备稿、录制到后期制作都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有时候备稿到凌晨一、两点,还没休息多久,凌晨五点又要起床去值岗,下了岗又要赶到单位录制节目。吴萌萌在疫情期间完成录制的三期普法短片赢得群众好评。即使在值岗期间,吴萌萌也做到防疫与普法共推进。

一天,吴萌萌在金阳小区值岗,看见一位大娘在门口踌躇,就主动走上前问道:“您老是有什么事要我们帮忙吗?”大娘说:“我亲外甥去年跟一个姑娘订婚了,本来开春都要结婚了,这不两人现在闹别扭了说要分手,看架势这亲事要黄了。我姐姐现在就担心这彩礼咋办啊?”大娘喘了口气后接着又说:“彩礼10多万加上三金钱可是他家东拼西凑好不容易攒的,这要是被女方扣下来,我姐非得上吊不可!”说着大娘的眼泪就要掉了下来。吴萌萌赶紧拿凳子让大娘坐下,耐心解答了大娘提出的问题。大娘年纪大了,有的听不太懂,有的记不住,吴萌萌找来纸笔一字一句地写了下来。大娘临走时向吴萌萌再三表示感谢。值岗期间,吴萌萌和她的同事曾几次遇到社区群众咨询法律问题的事,她们都热情接待、耐心解答。在她们看来,执勤岗既是防疫的前沿,又是普法的阵地。

吴萌萌是个热心肠,只要社区群众需要帮助,她都会伸出热情的双手。

一天早上,吴萌萌正准备吃早饭,一位拄着拐杖的老大爷走过来,看样子老大爷已有80多岁。老大爷比比画画地指着体温计,原来他要测体温。吴萌萌告诉他,出门的人员不用测体温,进小区才需要测体温。老大爷坚持要测一测,他说头晕不舒服。吴萌萌赶紧给老大爷测体温,体温正常。可老大爷坚持说自己头晕,吴萌萌问他有没有血压高的毛病。老大爷说话前言不搭后语,说了半天大家才明白,原来老大爷血压平时就高。“您跟谁住一起?”“您有没有儿女在身边?能不能联系一下他们?”听了吴萌萌等人的问话后,老大爷一会说女儿在附近住,一会说女儿在一个小学教书,但他不知道家人的联系方式。她们正在焦急,一位大娘走过来对吴萌萌说:“他就在这租房住,我大概知道他住哪,他有个儿子在家伺候他。”大娘指了指一个单元:“可能是这个一楼或者二楼,你们去找找看吧。”吴萌萌安置大爷坐下休息,赶紧跑小区挨家挨户的敲门,有的家没人,有的说不认识老大爷,找了好几家才找老大爷的儿子。老大爷的儿子赶紧把老人接上去了医院。老大爷被人接走了,吴萌萌的早饭却凉了,但吴萌萌还是大口大口地吃起来,吃得那样香。

吴萌萌值岗的金阳小区居住着很多老人,疫情期间,外来人员进入小区受到严格限制。可是吴萌萌发现,每天都有不少人前来探望父母。孝敬父母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良好的社会风尚,必须提倡。可是在疫情蔓延的特殊时期,必须对进入小区的非小区人员进行严格限制,以减少疫情传播的可能,确保小区居民生命健康的安全。于是,吴萌萌与同事们商量了具体办法:在接待看望老人的人员时,询问老人的年龄、身体状况,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如果没什么特殊情况,就劝阻他们通过电话联络;如果他们实在不放心,就代他们去小区看看他们父母,然后予以转告,让他们放心回家;如果有人给父母送吃的、送物品,就代他们送到老人家。

一个早上,一位来小区看望独居母亲的中年男子坚持要进小区,吴萌萌讲明不让其进的理由后对男子说:“如果您给老人送东西,我们可以代劳。”男子从上衣兜里掏出几张热乎乎的土豆饼递给了吴萌萌:“麻烦您了。”吴萌萌说:“这也是我应该做的,我一定以最快的速度送到,让大娘吃上热乎的饼。”男子说了老人的门牌号后,吴萌萌一溜烟地跑进了小区,爬上五楼敲开了大娘家的门。大娘看到一位陌生姑娘后惊呆了。吴萌萌说明了来意,大娘才知道陌生姑娘是来给自己送早饭的,大娘十分感动:“太谢谢你了,进屋歇会儿,暖和暖和。”吴萌萌笑了笑:“大娘不用啦,我还得值岗呢。”

冉旭:全力抓好农村疫情防控

今年是脱贫攻坚收官年,扶贫任务非常艰巨紧迫,可是疫情蔓延,严重影响了这项工作的正常开展。作为沧州中院的献县商林乡垒头村驻村第一书记,冉旭心急如焚。即使在春节休假期间,他也多次给垒头村支部书记程国勇打电话,详细了解垒头村的疫情防控工作。程国勇懂得冉旭的心情,告诉他,献县在沧州市是疫情比较严重的县,县、乡、村已经交通管控,出入不方便,劝他暂时不要来村。听程国勇这样说,冉旭更是焦急万分,他最担心的是垒头村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出现问题,他做好了随时回村的准备。

2月3日,正月初七,冉旭接到单位转发的河北省委组织部《关于在打赢防控阻击战中充分发挥驻村第一书记作用的通知》后,于2月4日急速赶到垒头村。程国勇见到他高兴地说:“真没想到你会来,既然来了,咱们就并肩作战吧。”冉旭回了一句:“这是职责所在。”

回村的当天,冉旭和程国勇立刻召集村里两委班子成员开了个疫情防控碰头会。大家反映,垒头村疫情防控工作面临的最大困难是资金紧缺,没钱购置防护消毒物资。冉旭与程国勇商量,号召村干部和有条件的村民捐款,以解决村里疫情防控工作的燃眉之急。程国勇和村干部们举双手赞同。冉旭和程国勇带头捐款,每人捐款1000元。随后,村干部纷纷解囊,村民们也积极响应。沧州中院驻村队员李海滨、羡拓知道此事后通过微信转账的方式每人捐款500元。不到两天时间,全村捐款24600元。有了这笔款,村里马上购买了口罩、手套、消毒液、消杀设备、防护服等疫情防控物资。冉旭还代表沧州中院将200个口罩、两箱84消毒液和一批红外线测温仪捐给垒头村。有了疫情防控物资,垒头村的干部和村民们增强了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信心。

增强村民的疫情防控意识,是搞好垒头村疫情防控工作的关键。可是,由谁去宣传疫情防控知识?冉旭想到了村里等待开学的本科生、研究生和留学生。在冉旭提议下,垒头村马上成立了青年大学生志愿者服务队。志愿者服务队成立后,队员们利用大喇叭、广播大力宣传党中央有关疫情防控重要决策、党委政府有关疫情防控重要部署和疫情防控常识,帮助村民提高疫情防控意识。同时,队员们还广泛宣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防疫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等法律法规,帮助村民提高法律观念。志愿者服务队的队员们还不辞辛苦,走街串巷张贴宣传标语,走街串户讲解疫情防控常识,受到村民们的称赞。沧州市委市政府提出全市居民、村民办理电子通行证的要求后,志愿者服务队的队员们不辞辛苦,仅用了一天半时间就完成了全村423户村民电子通行证的登记办理和审核认证,受到县乡领导的肯定和好评。

驻村队员李海滨、羡拓回村后,冉旭与二人组成站岗执勤组,于2月26日、3月5日和3月11日三次在卡口站岗执勤,一站就是几个小时。2月26日这天,95岁的村民魏洪书去世,其家人准备大办丧事。冉旭知道后,与村干部上门规劝魏家考虑全村老少的健康安全,丧事简办,不聚餐,防止人员聚集发生疫情。魏家听取了规劝,仅安排直系近亲属10余人参加葬礼。

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冉旭一直惦念着村里的贫困户,走访贫困户、帮助贫困户解决困难和问题已成了他的习惯。在走访中,他发现患有精神病的贫困户白某在街上闲逛,而且没戴口罩。他找到白某的姐姐后掏出200元钱,让白某的姐姐给白某购买防护用品,并叮嘱白某的姐姐照看好白某,防止疫情传播。白某的姐姐感激不尽。

冉旭说:“垒头村是个有2000人的大村,到目前还没有出现确诊或疑似病例,村民生活安然祥和,村里秩序一派井然。这都是全村干部和村民共同努力的结果。今后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巩固、发展这个来之不易的成果。”

余志刚:抗疫和审判一肩挑

余志刚是沧州中院民事专业审判团队的法官,去年他审结了300多件各类民事案件,结案率达到100%。

疫情发生后,沧州中院迅速成立了青年志愿服务队,余志刚在第一时间主动请缨。有人开玩笑说:“余哥,人家是青年志愿服务队,你都是快当爷爷的人了,还报?”余志刚非常认真地回答:“我青春已经远去,但这也是党员应尽之责!”最终,余志刚成为青年志愿服务队里年龄最大的队员。

加入青年志愿服务队后,他被安排在某局宿舍小区值岗。上午值岗是早晨6时上岗,中午12时下岗;下午值岗是12时上岗,下午5时30分下岗。余志刚家住泊头市,泊头市距沧州市40多公里,他每天自驾上下班。如果是上午值岗,他就早晨4时30分起床,6时准时到岗。值岗以来,他没有迟到一次。在值岗期间,他认真履行职责,绝不放过一丝隐患,受到大家的好评。

余志刚每天半天时间值岗,半天时间抓紧办案。

献县郭庄镇某村委员会与张某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春节前,该院向双方当事人邮寄送达了传票,定于春节过后开庭。受疫情影响,春节过后已不能再在审判庭开庭。作为主审法官,余志刚说:“虽然疫情严重,但审判工作无论如何不能‘停摆’,当事人虽然不能来审判庭,但可以在网上开庭。”他让书记员马上给双方当事人打电话,征求双方当事人意见。双方当事人均同意在网上开庭。2月3日下午2时50分,余志刚在审判庭通过互联网主持开庭,双方代理人在各自办公室按时上线,双方代理人充分举证、质证和陈述。下午4时许,开庭圆满完成,合议庭进行合议。合议庭认为,张某提交的转款凭证和证人证言,能够证明其主张的借款事实,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合法有效民间借贷关系。该院驳回上诉人上诉,维持原判。

余志刚尝到了网上开庭的甜头,他不断摸索和总结网上开庭经验,力求实现网上开庭的最佳效果。

黄某忍与黄某娜等六人民间借贷纠纷上诉案,余志刚决定网上开庭审理此案。他立即让书记员给各方当事人打电话,征询当事人是否同意网上开庭。上诉人一方表示同意,被上诉人黄某娜的代理律师以自己设备与法院设备“不兼容”为由提出到审判庭参加开庭。疫情严重,被上诉人代理律师的要求无法满足。余志刚与被上诉人黄某娜直接通电话,向黄某娜详细介绍网上开庭的特点、好处和操作方法,黄某娜打消了顾虑。第二天上午,黄某娜打来电话,表示自己可以参加网上开庭。2月20日上午9时30分,余志刚在法院审判庭,上诉人委托律师在肃宁县的律师事务所,被上诉人黄某娜等在肃宁县自己家中,多方多地网上开庭正式开始。此次开庭仅用了50分钟。

每天半天的值岗雷打不动,办案也需要大量时间。办案半天时间不够用,余志刚就“挤”时间:工作时间安排开庭,午休或晚上时间加班加点阅卷、制作法律文书,如果时间还不够用就住在单位挑灯夜战。他平时养成了习惯,在车上放一箱方便面,误了吃饭就泡上一盒方便面。从2月3日至3月13日,他已审结各类案件37件。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要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自己的力量;作为人民法官,我要时刻牢记法官职责,努力搞好审判工作。我一定加倍努力,在抗疫和审判两个岗上作出更大贡献!”余志刚说。

文章出处:2020年05月11日《人民法院报》05版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