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旧版查询 高级搜索
关注:
当前位置: 文化 -> 法官文学

记录者——以爱之名

  发布时间:2020-02-23 13:41:22


春节将至,新冠疫情来势凶猛,瞬间席卷武汉,波及全国。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把“家”分隔成最小的单元,但思念和牵挂之情却把爱升华到了忘我之处。特别是面对武汉这座“高烧”之城,我们的关切之心胜于畏惧之心,奉献之心多于胆怯之心,爱人之心溢于爱己之心。

2020年1月20日,湖北高院技术处处长张俊芳开始发烧。因湖北高院刚确诊一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张俊芳的发热情况不容乐观。时值武汉疫情爆发之初,各大医院接收病患的条件非常有限,张俊芳只能独自一人在家隔离,而市面上针对发热感冒等药物已严重短缺。两周后,张俊芳断药,无奈之下只能在微信中向其他各省的兄弟单位求助,可所需阿比多尔是处方药不说,且全国均已出现短缺,寻药之事虽迫在眉睫可又希望渺茫。

2月4日中午,我们技术室的徐丽英主任在群里看到了张俊芳的求助信息,心中很是着急。徐主任是学医出身,她的很多同学在这次疫情中都作为先锋队赶赴湖北一线或就地上了发热门诊。她每日关注疫情动态,深深地牵挂千里之外的武汉。面对求助,她深切地体会到张俊芳深陷疫情下的绝望,立即叫来了同事赵伟涛,委托他联系物流。徐主任边穿衣服边说:“伟涛,物流的事就拜托你了,我现在去医院找药,我们分头行动,今天一定得把药寄走。”赵伟涛不无担心的说:“主任,现在是全国疫情最严重的时候,大家对医院避之不及,您没有任何特殊防护去医院,太危险了。”徐主任说:“没事,我是学医的,不怕,咱不能看着俊芳无药可医啊。”

一个下午,徐丽英主任四处奔波,同时不停电话询问在医院工作的老同学。可惜跑了三家医院,全都没有,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就在这时,她的一位大学同学打电话说市四院可能有药。徐主任一听,踩了油门就冲向四院。到了医院直奔“发热门诊”,但一打听才知道人家规定只能对该院住院病人使用阿比多尔。

徐主任哪肯轻易放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向医生说明情况。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半个小时后,医生终于被她锲而不舍的精神感动,破例开出六盒阿比多尔。她一拿到药,就给张俊芳发了短信:别着急了,药已开出,现在就给你邮寄过去。

阿比多尔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武汉。药刚寄走,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就公布阿比多尔对抑制冠状病毒有显著的效果。六天后,张俊芳的烧,退了。

面对疫情,最好的办法是待在家里,自我隔离。可怎么隔得断彼此的关切、担忧和深深的爱呢?所有的武汉人都是我们的亲人,是我们的挚友,此刻他们正在危难之时,我们怎会无动于衷?那个下午,徐主任的四处奔波显得弥足珍贵。

静以观其心,动则顺大义。2020年的中国在动静间彰显着战无不胜的决心和毅力。这是我们的家,他们是我们的家人,我们生死与共,福祸相依。

文章出处: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