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主办

添加收藏 设为首页 旧版查询 高级搜索
关注:
当前位置: 文化 -> 法官文学

记忆中的那条小路

  发布时间:2019-08-16 11:15:31


  儿时记忆里最深刻的那条小路,是我家通往大姨家的路。因为,在那条路上往返的频率很高;因为,走在那条路上时心情都是愉悦的;因为,走在那条路上总有收获……

  记忆中,那是一条坑坑洼洼的乡村小土路,赶上下雨会变得泥泞湿滑,骑自行车走在上面,不但会甩一身泥,还可能摔跟头滚一身的黄泥巴,活像一只知了猴。路的两旁是片片田地,春天是一片绿油油的生机盎然,夏天是一片青葱的瓜果蔬菜,秋天是一人多高待收获的玉米,冬天是蕴含生机初长成的麦苗。多彩季节把小路装扮成丰富颜色,让小路不再单调,那偶尔飘过的风雨和泥泞似乎只是它如氤的点缀。

  妈妈年幼时姥姥就去世了,长姐如母,年长的大姨自然而然地承担起照顾未成年妹妹的责任,彼时的妈妈对长姐也有很强的依赖,即使后来姐妹两人陆续结婚离家,走动也非常频繁。自我记事起,当别的小朋友去姥姥家时,我都是去大姨家的。妈妈每次都会把自己的生活琐事向大姨倾诉,大姨也如母亲般将自己的生活经验传授给妈妈。姐妹俩互相鼓励、互相开导,相依相伴。那些诸如夫妻、婆媳、母女之间的相处经验和智慧,通过那条小路得以传递。那条路承载了妈妈和大姨的悄悄话,承载了为人母、为人妇、为人媳的教诲,也承载了两个家庭的和睦与温度。

  我小时候断奶时,妈妈把我送到大姨家,因为大姨是妈妈最信任的人,是会像姥姥一样视我如珍宝的存在,所以妈妈放心地把指引我、帮助我走出人生重要一步的任务交给大姨。事实证明,大姨超额完成了任务。一周后,妈妈再见我时,小小的我依偎在大姨的怀抱,不肯让妈妈碰。

  无论是我在襁褓中,还是我的童年和少年时代,同样享受了大姨的精心呵护和悉心照料。在那个物资还不是特别充足的年代,大姨总是慷慨大方地伸出援手,一兜鸡蛋、一把挂面、一包蛋糕、一袋大米……各种吃的、喝的,通过小路传递到我家。那条小路就像脐带一般,源源不断地给我输送着不是母爱胜似母爱的爱。每当我走上那条小路,就意味着爱,意味着感恩。

  当然,年少的我对玩乐和零食没有任何抵抗能力,通过这条小路走到大姨家,可以跟姐姐学玩好多游戏、学唱好听的歌谣,回家便可像老师一样教给身边的小伙伴。而且,通过这条小路,走进大姨家的小卖部,可以大快朵颐,还能搜刮平时买不到的小玩意儿,满足我的好奇心,同时也有了回家后向小伙伴炫耀的资本。那种人无我有、人不知我已见的存在感、自豪感、满足感,至今想起,仍是嘴角含笑。那条小路用它无可比拟的魅力,吸引着我去接触一切新鲜的人和事物。

  多年后,我离家外出求学、工作,距离那条小路越来越远,可记忆里,那条小路却越来越清晰。时常午夜梦回,似乎我还坐在妈妈自行车后座,行驶在小路上,奔向大姨家。身后,似乎有一巨幅屏幕,播放着妈妈和大姨的姐妹情深,刻画着各种育儿经验,诉说着很多生活的智慧,旁边是一个如饥似渴的孩子,品味着真挚感情,学习着生活知识,领悟着生命真谛,逐渐成长。

  (作者单位:孟村回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